大家好,欢迎收看《筑梦天下》,我是周瑛琦。80年代以来,无论是后现代主义,还是解构主义,都曾摇动旗号,以丑、怪以及非理性掀起了一场审美价值观上的革命,于是各种异类而丑怪的建筑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刚开始会有些新鲜感,可时间长乐,不仅不新鲜,反而会让人难以接受,甚至有不舒服的感觉。就像我们都玩过的丑娃娃,丑到你都觉得恶心,当然就不想玩了。而卡拉特拉瓦却用他同样是怪异另类的建筑,让我们拥有了美的回归,尤其是以自然法则创造出的建筑又与自然交相辉映,这股豪气,让我们为之振奋。今天的节目,我们继续说说卡拉特拉瓦,这个建筑界的怪才,看看他还有哪些精彩的建筑设计。让我们把时光倒转,回到2004年,飞到遥远的雅典去看看。

解说:2004年,第28届奥运会在雅典举行。能容纳7万名观众的主体育场热闹非凡。当观众沉浸在开幕式的盛况当中时,卡拉特拉瓦流泪了,这座由他设计的主场馆终于由想象变成了现实,并为奥运会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为了主办奥运会,雅典下决心要对旧的场馆进行升级改造,卡拉特拉瓦在2001年接受设计委托,为雅典设计了一系列的建筑,主体育场是卡拉特拉瓦当时设计的最主要的建筑。它由已有二十年历史的旧场馆加建而成。卡拉特拉瓦的设计灵感来自古老的拜占庭建筑,穹顶、蓝白基调源于爱琴海及其诸岛。由于奥运会在酷热的盛夏举行,他在主体育场的上方架起了两条巨大的拱梁,用它拉起半透明的顶盖,让阳光可以进入体育场,同时又能阻隔热气。体育场两侧上空的顶盖,像一对展开的翅膀,无时无刻不透露出“更高、更快、更强”的奥运理念,在这样的氛围下比赛,运动员们屡获佳绩。而那两道标志性的拱梁,让这座场馆载入了奥运会的建筑史册。

卡拉特拉瓦:在所有这些的屋顶上,用的办法几乎是超现实的手法,换句话说是超出现实的范围,创造出这样的建筑。

周瑛琦:这么漂亮的屋顶设计,当时还差一点就建不起来了呢。怎么回事?听我慢慢道来,眼看离奥运会开幕式的日子越来越近了,这里的工程还没有完工,这下激怒了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先生,他多次跑到雅典去当“监工”,一到雅典,就开始催:“难道非要有这个屋顶不可吗?只要主会场功能齐全就可以了,没有屋顶我也很满意。”可雅典方面却认为这样的屋顶预示着一个新的雅典,非要不可,你知道,希腊人的慢性子是出了名的,你急他不急,反正我到时候交工就行,于是他们仍旧不紧不慢地施工,最终硬是把屋顶和拱梁完整地建造了出来,也正是因为这个屋顶和拱梁,让这座体育馆以优雅的雅典之光,征服了无数的观众。这种常被用在桥梁中的拱梁设计,为什么会频频出现在卡拉特拉瓦的作品中呢?原来卡拉特拉瓦本来就是一位久负盛名的桥梁专家,他设计的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观赏价值甚至超过了实用价值。

解说:20世纪初以来,各种桥梁的设计一直是被托付给路桥结构工程师来设计,普通建筑师退避三舍好像已成习惯,但自从有了卡拉特拉瓦,全世界的建筑师们才忽然发现了新的课题,90年代前后爆发了对桥梁进行建筑设计的热潮。卡拉特拉瓦是建筑师当中设计桥梁的领先者,尤其是在他的国家西班牙,他留下了太多太多形态各异的桥。

1984年,巴塞罗那成功申办奥运会之后,决定重修这座BachdeRoda大桥。卡拉特拉瓦独特的双拱拉索设计,让这座桥从很远的地方就能被识别,并成为该城市的一个标志性建筑。之后,他一发不可收拾,接连设计出阿拉米罗大桥、卢斯坦尼亚大桥、拉德维萨人行桥等一系列桥梁,并赢得了桥梁大师的美誉。尤其是位于西班牙毕尔巴鄂的沃兰汀步行桥,很多游客宁愿选择从桥上经过到美术馆。单拱双侧斜拉索与玻璃桥面,让这座桥与附近的毕尔巴鄂美术馆交相辉映,形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

纵观卡拉特拉瓦设计的桥梁,平坦的桥面下并无桥墩作为支撑,那么究竟是什么能够承载起沉重的桥面?这些桥为何都无一例外地有着拱和斜拉索的造型?我们来看看叶片的结构。叶片上的脉络均匀而有序地分布,让叶片拥有了一个宽大的自然结构,这种结构,让叶片稳固而不易受到自然界外力的影响。卡拉特拉瓦从植物的叶脉中找到了能够支撑桥梁的灵感。拱象征着叶子的边,而斜拉索则象征着叶片上的脉络。这种仿生学的设计,让卡拉特拉瓦屡试不爽。

周瑛琦:实际上,卡拉特拉瓦常常从动植物的基本自然构造中获得创作灵感,在他的眼里,自然界的万事万物不但具有优美的外型,同样拥有着惊人的力学美。他所设计的建筑常常通过仿生学的概念,用简单而独立的构件组合成庞大而复杂的系统,给人带来视觉上的盛宴。卡拉特拉瓦认为一座建筑不能仅仅当作一种纯职业来完成,而是要把它理解为一种艺术,在解决工程问题的同时也塑造形态特征,真正体现建筑的实用性和艺术性。下节回来,让我们去认识这位有着建筑师和工程师双重身份、浑身散发艺术气质的优雅男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