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萍在9岁便开始练体育,包括女子中长跑和马拉松等项目,她都曾涉足过。因为超强度的训练,导致她的脚趾几近残疾。连她的父亲,都要为了一个月500块钱去煤矿开工,生活窘迫可想而知。郭萍悲伤地说,“不敢去浴池洗澡,不敢上街买鞋,怕别人看见我的脚”。

前国际马拉松冠军艾冬梅,因生活贫困摆地摊,还欲卖掉自己的所有奖牌。长期以来她同丈夫都没有工作,还要拉扯孩子和交房租。无奈之下,艾冬梅只能选择来摆地摊。尽管对自己赢得过的奖牌有着千般不舍,然而艾冬梅却没有丝毫的办法,只能打起了自己奖牌的主意。

邹春兰最辉煌时,曾于90年获得过全国女子举重冠军。而她因为没有得到妥善的安置,一度沦落到只能在体工队食堂打杂的地步,后来她也曾在澡堂工作。

曾在北京亚运会上获得男子举重无差别级冠军,并打破了亚洲纪录的才力,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自己会因为贫困而死。他曾拿到过40多个全国冠军和20多个亚洲冠军,运动生涯可谓春风得意。在1997年的八运会预赛上,因为旧疾复发而被迫退役后,一切都变了。他不得不去辽宁体育总局保卫处给学院守大门。2003年时,年仅33岁的才力,便因为贫困离开了我们。

唐颖在亚锦赛水上项目拿到过冠军,她在退役后生活陷入了贫困。这时别有用心的人还找到唐颖,想要包养她让她做二奶。当06年10月唐颖退役后,拿到了一笔3万-5万的退役费。曾经有教育局官员以找工作为由找唐颖去跳舞,还有大款欲要一年10万元包养唐颖,均遭到了唐颖的拒绝。唐颖找到一家服装店当营业员,虽然一个月只能拿到800元,但她觉得这种生活更加充实。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