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界女魔头扎哈·哈迪德突然去世的消息在3月31日夜间引爆了朋友圈,如果再晚上半个小时的话,我几乎就要以为这是个愚人节玩笑了。

对于这样一位在全世界铺洒其独特线条的建筑师,每个人都会有记得她的理由,对于音乐界也是如此。扎哈在很多人看来并不是第一流的剧院设计师——至少与让·努维尔和矶崎新等人比起来算不上最顶尖的,但是在扎哈数量巨大的作品里,音乐却占据了相当大的比重;而对于每一件作品,扎哈都选择了以精益求精的态度加以打磨,这正像她谈到广州大剧院时曾经说过的那样,“像广州大剧院这样的建筑,跟普通办公楼不一样,它将在这个城市停留更久的时间,它将给城市的文化带来冲击”(《南都周刊》)。

诚如扎哈所说,剧院同普通的建筑物有着很大的不同:前者作为城市的文化地标,其承载的文化意义与价值通常远远超过建筑本身,正像人们提起维也纳金色大厅、柏林爱乐大厅与纽约林肯中心时所自然产生的联想那样;与此同时,作为具有强烈的功能属性的建筑物,剧院对于厅堂内的声学效果、观众的组织与疏散、舞台机械与舞美设备的安装、乐器及舞美布景的保管等都有非常严苛的要求。因此,剧院绝不是建筑设计新手可以随随便便尝试的项目,就连那些声名卓著的建筑大师都有可能在这方面遭遇滑铁卢。

广州大剧院无疑是扎哈最为骄傲的艺术创作,这座剧院已经不仅仅是华南地区的演出旗舰,更是中国最具影响力的场馆之一。即将于今年落成的长沙梅溪湖国际艺术中心则是扎哈在中国的第二座剧院,也不幸地成为了最后一座。正在兴建中的摩洛哥拉巴特大剧院和已经落成的曼彻斯特巴赫室内乐演奏厅均是夺人眼球的杰作。

而除了音乐厅与剧院之外,扎哈在其设计生涯里还曾无数次以其它方式与舞台结缘,包括了舞美设计与音乐展览等。

作为一个不懂设计的半吊子艺术爱好者,同时也作为古典音乐行业的从业者,在此谨介绍几件扎哈与音乐相关的最美的作品。如果天国也要建一座新的歌剧院,她将是最合适的设计师。

本文图片全部来自扎哈·哈迪德工作室官网(Zaha Hadid Architects)。

这是扎哈的音乐建筑中在中国知名度最高的一座。在广州珠江新城璀璨夺目的天际线上,它就是那枚最闪亮的钻石。不论是《今日美国》给出的“世界十佳歌剧院”还是《每日电讯报》“世界最壮观剧院”的评语,都很难形容这座建筑在映入眼帘时带给人的享受。它美轮美奂又不咄咄逼人,更难得的是与周围的高大建筑群相得益彰。

虽然并不是为了演出音乐会而专门设计,但大厅的声音效果已经足够出色。作为中演院线的旗舰剧院,广州大剧院的演出内容相当丰富,曾经坚持数年的年度歌剧计划虽已停办,但依然留下了《托斯卡》、《蝴蝶夫人》等经典演出,这其中又以著名歌剧导演明格拉制作的《蝴蝶夫人》最为令人难忘。

这个最终没有被采用的音乐厅设计方案采用了独特的多边形窗口实现音乐厅内采光,“鞋盒型”的音乐厅造型如今已在新音乐厅的设计中不再流行,但通常能够保证优良的声音效果。

这是上世纪90年代扎哈的设计方案,最终没有采用。硬朗的建筑线条与设计师晚期的风格大相径庭。

充满流动性的外部设计灵感来自从拉巴特城中流淌而过的布赖格赖格河,剧院内部无处不在的锐角则为观众带来极为硬朗的视觉感受。

位于英国曼彻斯特的巴赫室内乐演奏厅是这个星球上造型最独特的音乐厅之一。“飘带”状的外墙宛如五线谱环绕在观众席周围;虽然并未形成密闭空间,但设计巧妙的外墙却能够制造出完美的声音效果,特别适合独奏音乐会以及小编制的室内乐音乐会。

端正的建筑造型与周围的建筑群融为一体,但柔和的线条依然表明这是一座典型的扎哈式简直作品。扎哈说,这件作品的灵感来源是古老的佩特拉城。

Metapolis是扎哈的系列现代舞舞台设计,也是她一生中对此唯一的一次尝试。

这也许是扎哈最为大胆的音乐厅设计方案,“葡萄园”造型的内部空间充满了融合而色彩旋律的线. Salieri sulle tracce di Mozart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